距今已有20多年

2020-06-29 17:00

今年全国两会期间,王建军领衔提出“关于修改刑法加重欺诈发行犯罪刑罚力度的议案”,建议将欺诈发行的最高刑期由5年改为无期,并相应提升罚金额度。

※以上所展示的信息来自媒体转载或由企业自行提供,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网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网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果以上内容侵犯您的版权或者非授权发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免责声明:

“对上市公司而言,诚信是非常重要的,而欺诈发行就属于不诚信的行为之一。”上述券商投行人士表示,这种行为突破诚信底线,无视法律权威,严重侵害投资者合法权益,破坏资本市场正常秩序,严惩是必须的。

他分析,欺诈发行股票实质上诈骗的是社会公众,金额特别巨大,性质极为恶劣,受损的不仅仅是股票的投资者,还包括将来要发行上市的所有企业,因为管理部门为了防止造假,不得不在制度上层层加码,造成了直接融资的制度成本大幅上升,所有企业都会为此付出代价,让整个社会的直接融资成本大幅提高。

※有关作品版权事宜请联系中国企业新闻网:020-34333079 邮箱:cenn_gd@126.com 我们将在24小时内审核并处理。

王建军介绍,随着资本市场的迅速发展,欺诈发行股票、债券的犯罪屡禁不止且有逐渐增多趋势。但是,刑法对这个罪的规定仍是1997年的,距今已有20多年。同样是证券市场的犯罪,内幕交易、操纵市场等都可以判十年,但欺诈发行股票、债券犯罪的刑期最多只有五年,这和目前规范市场的需求严重不符。

欺诈发行违法成本低,导致该类资本市场违法违规行为屡禁不止的问题,一直受到投资者尤其是中小投资者关注。全国人大代表、深交所总经理王建军日前建议,应当进一步提高资本市场的违法成本。

对于欺诈发行,监管层一直以来都在强调,要求上市公司董事长和总经理坚守“三个意识”和“三条底线”:树立起对全体股东负责的意识,依法合规的诚信意识和立足长远持续发展的三个意识;坚决守住不进行虚假信息披露、不操纵股价和内幕交易、不损害上市公司利益的三条底线。

因此,王建军认为,该罪不应该属于“妨害对公司、企业的管理秩序罪”,“因为这是典型的金融犯罪,应该放到‘金融诈骗罪’。” (朱宝琛)

他就加重对资本市场违法犯罪的处罚程度打了个比方,“要把火柴棍变成大棒,甚至变成利剑,这样才有可能为前端的注册制改革、证券发行市场化改革做好铺垫。这也是创造条件推进注册制改革中‘创造条件’的内容之一。”

“加大对欺诈发行的处罚力度,非常有必要。因为欺诈发行不仅危害股市生态,还会损害股民利益,性质恶劣,后果严重。”一位来自上海的券商投行人士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财富证券网络金融部副总经理赵欢告诉《证券日报》记者,从一系列表态以及对相关上市公司的处理来看,监管层严防并严惩欺诈发行的决心可见一斑。

“上市公司欺诈发行的行为,不仅是对资本市场规则的破坏,还是对资本市场融资环境的侵蚀,更是对投资者合法权益的‘暗夺’。”赵欢说,所以,加大对欺诈发行的惩罚力度,非常有必要。这不光是为了净化市场环境,要求上市公司诚实守信,更是对投资者的一种保护。